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水清澈易经策划

以霜雪之洁求其品,以岱宗之高求其志,以潭壑之深求其学,以大地之厚求其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细论易经之占与科学  

2017-12-24 14:02:39|  分类: 41易坛动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山水914888《细论易经之占与科学》
细论易经之占与科学 - 山水914888 - 山水易经探索

易经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一部有关于“占卜”的专着,也是后世各种中国占卜术的源头;其中的“卦”和“爻”是用来预测吉凶之符号,由每卦的“卦辞”和“爻辞”都会出现元、亨、利、贞和吉和凶、悔和吝等名词这个观点来看,我们说易经原来就是一部占卜实录之专书,实在不为过;只是它所包含的象、术、理亦还用于其它百家学科的启示或理论根据。周易之系辞上传有云:“圣人设卦观象,系辞焉而明吉凶……是故吉凶者,失得之象也。悔吝者,忧虞之象也……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,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,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。”此段可证明易经本身即是一部可以用来占卜以趋吉避凶之专书。易经原本就一本占卜实录,而“预测”则是易经的本原:无论研究易学的目的是什么?若不对占卜有所了解并去亲身体验占卜,就很难理解易学之精髓;故中国易学名家尚秉和先生曾说:“欲学易,先明筮(即占卜)”,尚先生五十多岁才开始学易,他的著作皆是中国易学史上的上乘之作,他之所以能在易学上如此迅速的有所造就,与他一开始就从研究占卜着手有很大的关系。

反观当今易学研究之进展如此缓慢,如此鲜有突破性创见,与很多研究者根本不去研究和亲身体验占卜有重要之关系。卜筮(占卜)原本就是“预测学”但它的理论意义,却已远远超过了预测本身之价值。占卜也可以说是一种“人体科学”或曰“特异功能”,因通过占卜之研究,即可理解其操作规律与宇宙大脑及特异功能之操作规律是一致的,它非常有助于我们建立起最新的方法论与认识论,而这又是人类文明的新发展所不可缺少的条件之一。

美国国际易经研究会主席,夏威夷哲学系主任成中英教授说:“占卜中包含着丰富的义理和哲学智能,它是古代的预测学,在现代仍有意义……预测也是占卜,是人的需要,也是决策的需要;易经占卜即是预测,也是决策,属于预测决策学范围……”

英国易学专家克巴克特说:“易经……在过去五千年里,千百万东方人用书中的观念来指导他们的决策和追求。男人或女人、皇帝或先知、将军或农夫、富人或穷人,都从书里的实用智能中得到了巨大的帮助。”,但在远古,它并不普及,它仅仅是一本王公大臣用来占卜的圣书”。

用任何一种方法来“定卦”,可说是一种“随机现象”,在古人的心目中,就将这种随机现象所定出之卦看做是“天意”或“神明的预示”。

最近很多人喜欢以“科学”来研究易经,将易经穿上科学的衣裳,而却将易经的传统理论完全拋开,如此一来则易经最宝贵的精华几乎完全丧失。本来科学是带领人们自由地去明白去求新,但如今在科学的最尖端越是越研究就越令人明白,人类所能了解的“人生和宇宙种种现象”之能力是何等的有限,现代科学的一大特征,便是已经理清了我们所不明白的事,可怜的现代科学家们已经被迫站到如同宗教家、哲学家、术数家般的求道者立场了。

有不少学者由于自我心里“抗拒”无知的作祟,便自然生起“强不知以为知”的潜在意识,而贸然地斥拒易经占卜为迷信,其实如果自己完全未曾深入探讨一种学问,便冒昧地指其为迷信,才反为是迷信的最严重者!

的确,科学发展至今并不能预测我们人生与世界的未来,更不能解决人生的许多疑问和困难,然而如前述的“超科学”的易经占卜,竟然几千年来就一直在为实用它的人们预测未来,并提示如何解决人生的疑问与困难,若说它(即易经占卜)没有很高的准确度与很高的学术价值,又如何能流传数千年并且“热”到今天还不退呢!?又如何能说它是迷信的,不科学的呢?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